Search
  • amxservice

女神医鲍姑教你如何得到治疗时疫的解药

Updated: Mar 26


以下内容,节选自《鲍姑传奇》,值此疫情泛滥时期,在这个特殊时期,希望能够帮助到世人。

第49回:診治時疫

當東方露出魚肚白時,鮑姑已像平時一樣早早起床,在院子裡練了一套養生拳後,徑直來到葛村鮑姑醫堂。

醫堂門口,早已等候著前來就診的患者:一位神色略顯焦急的中年婦女帶著一位穿淺藍色衣服的十多歲少年。

準備妥當,中年婦女忙向鮑姑說明自己的來意:

婦人姓錢,患者就是身邊的少年,也是她的兒子。少年名叫劉祖德,今年十二歲,是鄰村劉巷的,父親劉傳福常年在外經商,平時就母子倆一起生活。祖德自小就非常聽父母的話,是當地有名的孝子。

父親因為生意上的原因,今年春節期間需要留在江寧府劉氏珠寶店守店,沒有時間回家過年,就拜託在他店裡打下手的侄子劉祖才帶了一點年貨給兒子祖德和妻子錢氏。

祖德和祖才家都住在劉巷的北頭,只相隔幾戶人家。祖才回家後,休息了一個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就把受託的豐盛年貨送到祖德家。

家人相聚,分外喜悅,錢氏熱情地留侄子一起吃早飯。席間,眾人相談甚歡。

祖才走後,錢氏把家裡收拾停當,關上窗,鎖好門,一手提籃子,一手拿鐮刀,也出門去自家菜地裡行菜。菜地里白雪還沒有化完,有的雪塊邊上還凍了冰,錢氏割了一些冬至白,雪裡紅和韭菜等,就匆匆忙忙地趕回家洗菜做飯。錢氏正在把枯老菜葉摘下,送到院內豬圈裡餵那隻肥大的白豬時,祖德拿著四、五條帶葉的翠綠柏枝回來了,頓時一股清香充滿了整個院落。

祖德搬了一隻矮凳放在門欖上,雙腳馬步站到矮凳兩端,左手扶著牆,右手把柏枝插進門框上的狹縫裡,然後跳下矮凳,去廚房洗手。錢氏已經把米水加進土灶內側大鍋裡煮飯,正在外側小鍋裡炒菜,見兒子來廚房,就讓他洗完手,往鍋膛裡再添一些柴禾,同時烤火取暖。

飯菜很快燒好了,母子倆相對坐在桌上吃飯,錢氏一直往祖德碗裡夾菜,但發現兒子今天吃的不是太香。錢氏問是什麼原因,祖德說自己有一點發熱、怕冷、頭痛、咽喉痛……

錢氏站起身來用手隔著桌子摸了一下兒子額頭,感覺確實有一點發燒,以為是兒子剛才出門感受了風寒,就沒有在意,讓他吃完飯到床上休息一下。到了吃晚飯時,錢氏發現兒子有流鼻涕及咳嗽等症狀,就燒了一大碗紅糖蔥薑蒜湯給他喝了,估計他會像以前一樣,第二天就好了。

可是到了半夜,祖德咽喉痛得睡不著了,錢氏就炒熱了一缽麥麩,用白棉布袋包好紮緊,放在祖德的肚臍上,兒子的咽喉痛才稍微減輕一點,母子倆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熬到天亮。錢氏起床後,匆忙地準備了一些早飯,同兒子吃完後,就趕往鄰村的葛村鮑姑醫館就醫。

鮑姑邊聽婦人介紹情況,邊為少年診脈。鮑姑用食指、中指和無名指隔著診斷桌輕輕地按在少年手腕的寸關尺三處。

鮑姑根據錢氏的描述及診脈的結果,初步診斷祖德患的是時疫,於是就給祖德開了一個方子,名為 加味時疫散 。

加味時疫散 藥方是 時疫散肆钱(12克)加焦四仙壹钱(3克)(注),粉碎,過篩,混勻即得。鮑姑請醫堂藥工葛春根把藥粉分成7份,包好,讓錢氏帶回去,每天早晚用米湯各衝半包,趁熱服下,吃完七付藥再回來複診。同時,讓錢氏帶一個信給她的侄子祖才,請祖才來醫館一趟。

錢氏走後不到一個時辰,鮑姑見祖才來了,就暫時放下手上的其他病人,給祖才把脈望舌問診。果然不出所料,祖才也有類似的症狀,而且聽他說他妹妹祖賢也有這些症狀。

鮑姑就讓葛春根按上面的配方准備了一麻袋藥材,紮好口,請祖才放到他們村南頭的思恩井裡,並挨家挨戶地通知村民來井裡取水回去,燒開了喝。村民們一聽是葛村鮑姑醫生讓喝的,就趕忙來到井邊排隊取水回去,全家服用。

一周以後,錢氏帶祖德回來複診,鮑姑發現祖德已經完全康復。這時,祖才也回來複診,也安然無恙了,並說他妹妹祖賢現在也好了,而且其他村民再也沒有出現類似的症狀。鮑姑這下放心了,讓他們安心回家過年去,自己坐下來繼續看病。

這時,葛洪突然風塵僕僕地從茅山三清宮下山趕回葛村鮑姑醫堂,身後還跟著師弟陶旭昇。這位從江寧府來的陶旭昇說這幾天府裡開始鬧時疫,已經有不少人病倒了,許多人去他的秣陵陶氏醫堂向他求醫,他用了一些治療風寒風熱風燥風瘟的方子,效果都不理想,特來求助。鮑姑忙問陶旭昇,“病人症狀如何?”陶旭昇介紹說,“病人有發熱、怕冷、頭痛、咽喉痛,流鼻涕及咳嗽等症狀。”鮑姑聽到這些症狀描述幾乎與祖德症狀完全一樣,心裡就明白了八九分。

鮑姑笑著問葛洪,“這個病應該用什麼方子治?”葛洪看著鮑姑,愣了一下說,“我還沒有給病人把脈望舌問診,怎麼開方呢?”鮑姑沒有直接接他的話茬,只是用眼睛一直看著葛洪。葛洪實在想不出方子,當著陶旭昇的面被鮑姑將了一軍,只好認輸說,“你能稍微提醒我一下嗎?”鮑姑見他真的答不上來,就不再為難他了,提醒道,“你是否記得時疫散?”葛洪面帶愧色地點了點頭,恍然大悟。

葛洪遂從桌上取了一張處方簽,用筆將時疫散方子寫在處方籤上,薄荷粉壹钱半(4.5克),滑石粉壹钱半(4.5克),吳茱萸粉贰钱(6克)(注),混勻,分成7份,每日1份,分早晚各半溫米湯兌服。葛洪寫完後,把處方簽遞給了陶旭昇。看了藥方後,陶旭昇就向葛洪請教方解。葛洪就認真地解釋說,“薄荷可以清除頭胸部濁氣,滑石可以清除胸腹的熱邪,吳茱萸可以疏通頭頸胸腹部的瘀滯。”陶旭昇聽完,合掌稱妙,準備即刻趕回江寧府,救治眾病人。

鮑姑上前擋住陶旭昇,讓他留步,說還需要對藥方稍作加減,葛陶兩位知鮑姑定有更妙考量,遂請鮑姑明示。鮑姑說,“現在正值春節,人們往往會飲食過度而致中脘痞滿,可以加一些消食藥消痞除滿,增強療效。”遂再問葛洪,“何方可用?”葛洪答道,“焦三仙如何?”鮑姑補充說,“焦四仙更好。”葛洪搖頭嘆道,“沒有見書上記載過焦四仙。”鮑姑低聲對葛洪說,“前一段時間恩師一針先生路過這裡,考慮到春節期間人們容易飲食過度,所以教了這個新方子。”葛洪非常詫異地說,“原來師父一直都在背地裡偏袒著你,悄悄地傳授秘方給你。既然我們是同門師兄妹,你把焦四仙的方子告訴我,應該不算違反師父的規定吧。”

鮑姑有意打趣他說,“師父說讓你親自給我泡一杯茅峰茶,端給我喝,我才可以告訴你這個秘方。”知妻莫若夫,葛洪自知,此時不是跟她講理的時候,便不跟她較真,只好依言,泡茶侍候,並催促說,“陶師弟正等方子去治病救命,請你趕快告訴他,讓他上路吧。”鮑姑瞥了葛洪一眼,才不緊不慢地說道,“焦四仙就是焦麥芽,焦山楂,焦神曲,焦檳榔等量藥粉的混合物。”葛洪說,“我知道焦三仙可以消食化滯,焦檳榔在這裡有什麼作用呢?”鮑姑說,“師父講焦檳榔可以把腹部淤積雜質通過腳底出汗排掉。”聽得葛陶兩位連連稱奇。

陶旭昇今天登門請教,收穫頗豐,臨行時一再邀葛鮑夫婦有時間去秣陵陶氏醫堂做客。送走陶旭昇,鮑姑一把抓住葛洪的手,拉他進了藥房……

欲知鮑姑帶葛洪進藥房做什麼,且聽下回分解。

注:一钱=3.125克

文中所提的时疫散,焦四仙等中药产品,均在鲍姑中医诊所有售。伟大女中医鲍姑传承的治疗疫疠之药方,看似简单,又似乎异于普遍认知,实则蕴藏神奇疗效,在此国人罹难之际,我们愿此方能助广大患者早日康复,早日恢复国泰民安。盼看官们尽量转发分享点在看,功德无量。

关于鲍姑的介绍,请看此篇:第一个中国本土诺奖获得者与这个女人有如此渊源。

强化免疫屏障

呵护全家健康


9 views
  • BG Acupuncture YouTube Channel
  • BG Acupuncture Instagram Page

Address:203 5679 Imperial St,  Burnaby, BC  V5J 1G1 Canada

Tel: 604-620-1908  Email:  info@bgacupuncture.com

© 2016-2019 BG Acupuncture 

Designed by AMX Service Ltd.

关注鲍姑诊所公众号